阅读新闻

循五行平衡 说环保案例

发布日期:2021-05-29 19:34   来源:未知   阅读:

  任某于2018年4月开始,在抚顺市某钢材市场其租用的库房内放置回收的废旧蓄电池。任某将其回收的废旧蓄电池外壳钻眼控出带有酸液后,酸液直接倾倒在其租用的库房后无任何防渗措施的坑中,后被环保部门查获。经检测,任某倾倒在该处坑中液体中检出有毒金属物质铅。2019年7月抚顺市顺城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任某违反国家规定,倾倒有毒物质,严重污染环境,其行为已构成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万元。

  宋某于2009年-2017年经营木炭加工厂期间未经环保部门批准,擅自建造六座炭窑且没有设置污染防治设施,在不具备处置危险废物资质的情况下,利用渗坑排放加工木炭时产生的木焦油等废物。后当地环保局多次责令被告人经营的东山炭厂立即改正违法生产行为,停止生产,但该厂并未履行停产义务,经检测,在该炭厂提取的样品含有致癌性物质和致突变性物质,属于危险废物。抚顺县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宋某违反国家规定排放危险物质,严重污染环境,其行为已构成污染环境罪,应依法惩处。又因宋某违反国家规定,排放有毒物质,被当地环保局多次行政处罚,可以酌予从重处罚。故以犯污染环境罪,判处宋某有期徒刑十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后宋某提起上诉,2019年1月,抚顺中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18年4月-6月,周某在其经营的废钢渣加工厂内,在没有任何环保手续和措施的情况下,雇佣他人利用废钢渣加工铁粉,生产过程中,将粉碎的混合物流入生产车间内无防渗措施的两个集水池内,再用抽水泵将混合物抽到沉淀池内,铁粉沉淀后,废水通过沉淀池北侧的水沟淌进渗坑。经检测,在渗坑、集水池中提取的水样含有重金属汞。2019年11月,抚顺市望花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周某违反国家规定,通过渗坑、渗井等方式排放有毒物质,严重污染环境,其行为已构成污染环境罪,判处周某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

  许某于2014年1月12日至17日期间,在没有取得危险废物综合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指使其工人用窑炉火焚烧焦油渣的方式加工碳黑,非法处置焦油渣十余吨。经当地环境监察局称重:焦油渣450公斤。经检测分析,该废油渣状原料样品是具有浸出毒性特征的危险废物。2015年3月抚顺市顺城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许某违反国家规定,非法处置有害物质,严重污染环境,其行为已构成污染环境罪,应予处罚。判决许某犯污染环境罪,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

  汪某等人于2017年7月至8月从抚顺某石油工厂的输油管线上盗油,偷盗期间由于管线压力过大造成外喷石油,后经群众报警外喷泄露点被抢修修复,但是已经造成大量石油外泄,经分析该石油外泄对周围环境包括土壤及地下水造成严重污染,致使公共利益受到侵害。2018年11月抚顺市新抚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汪某等人犯盗窃罪成立,判处有期徒刑二至十五年不等。汪某等人盗油导致环境被污染,依法应当承担修复环境的责任,责令其对污染的环境恢复原状,并作无害化处理。后汪某等人提起上诉,抚顺中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第三百三十八条【污染环境罪】违反国家规定,排放、倾倒或者处置有放射性的废物、含传染病病原体的废物、有毒物质或者其他有害物质,严重污染环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后果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条 侵权人故意违反国家规定污染环境、破坏生态造成严重后果的,被侵权人有权请求相应的惩罚性赔偿。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条 违反国家规定造成生态环境损害,生态环境能够修复的,国家规定的机关或者法律规定的组织有权请求侵权人在合理期限内承担修复责任。侵权人在期限内未修复的,国家规定的机关或者法律规定的组织可以自行或者委托他人进行修复,所需费用由侵权人负担。